全国党建网站联盟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 阿拉善左旗(拥有乡镇级网站16个)
  • 巴彦浩特镇党建网(拥有24个村级网站)
  • 巴润别立镇党建网(拥有14个村级网站)
  • 吉兰泰镇党建网(拥有30个村级网站)
  • 乌力吉苏木党建网(拥有3个村级网站)
  • 巴彦诺日公苏木党建网(拥有10个村级网站)
  • 敖伦布拉格镇党建网(拥有11个村级网站)
  • 宗别立镇党建网(拥有12个村级网站)
  • 温都尔勒图镇党建网(拥有8个村级网站)
  • 朝格图呼热苏木党建网(拥有7个村级网站)
  • 银根苏木党建网(拥有3个村级网站)
  • 哈什哈苏木党建网(拥有8个村级网站)
  • 额鲁特街道办(拥有5个村级网站)
  • 南环路街道办(拥有5个村级网站)
  • 新华街道办(拥有4个村级网站)
  • 王府街道办(拥有3个村级网站)
  • 您好欢迎来到bet36365体育投注今天是
    • 组工艺苑
    • 爱无淡季
    • 2016-06-30
       陶丰国
      每一个母亲都平凡的生活在我们身边,但却都演绎着不同版本的无私母爱。平时的我感受不到母爱的伟大,回忆和成长使我对母爱有了一种深刻的认识,尤其是当我成为了孩子的父亲后更加感受到了母爱的细腻与无私。我的母亲是一个地道的牧民,在六十年代闹饥荒时从民勤逃荒到了牧区嫁给了我的父亲,劳动、开拓、再劳动是母亲一年四季的工作。
        春天是腾格里沙漠腹地的牧民最忙的时候,小羊羔赶在春天到来前接二连三的来到草原,接羔是春天牧民最重要的大事,羔接的多羊群就会不断壮大。小羊羔最喜欢在夜里出生,沙漠里早晚温差比较大,春天的夜里温度一般都会在零下10度左右,小羊羔出生时如果牧民不急时将羊羔保护起来,寒冷的春风将带走弱小的生命。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母亲每到冬春交替的时候,夜晚几乎每一个小时就要到羊圈去查夜,母亲的不懈努力使我们家的羊群发展速度明显超出了周边牧民家羊群的发展速度,也使我们三个儿子的学业有了经济保障。
        夏天是母亲相对不太忙的一个季节,大小牲畜都有了充足的食物,不用母亲太多费心。母亲是民勤人,非常擅长种庄稼,在我们家门前有一片10亩地大的园子,母亲用简单的双手把一片荒地变成为我们一家五口人的蔬菜、水果基地,甚至于成为了我和哥哥们小时候的乐园。小毛驴吃力的拉着古老的水车,清凉的泉水从水车链子上不断翻涌着,孩子们在离水车最近的水渠边洗着刚从地里拔出的黄萝卜,嬉笑着,打闹着,父亲在田地间巡视着水渠。太阳已经被高大的沙山接在了怀抱里,刺眼的白光变成了柔柔的红光映红了身边的云彩,沙山就像被太阳烤熟了,红里透着黑,空气里没有一丝风,烟囱里的炊烟像是房顶上的一根青白色的杆子,母亲在院子里大声喊着“回来吧,吃饭了,明天再浇吧!”,小毛驴喘着粗气停下了脚步,我们欢快的抢在父亲前面跑回了家。
        秋天的沙漠深处只要不刮沙尘暴,就会是一片绚丽的紫色,早晨的霜麻子把满沙遍野的刺马子、篙草和泉水旁边的绿草草变成紫色的画卷。收获的季节也随着秋霜一起到来,园子里的山药蛋、大葱、卷起包包的青麻页大白菜是我们一家过冬的所有蔬菜,母亲会把沙地的每一个角落都翻一遍,生怕浪费了埋藏在每一个田埂下的山药蛋。打草是秋天牧民必须要做一件大事,大队的集中打草区域在离家20多里地的沙漠里,那里因为地势低生长着大片的芦草,父亲每年都领着我们兄弟三个在沙地里扎个帐篷,住上半个月时间打芦草。母亲就一个人在家收拾园子,在家附近的湖道里割马莲,为了节省来回家的时间,母亲总是早晨出去时带足一天的干粮,中午也不回家,在野外吃点继续机械的收割,秋天的太阳每天都见证着母亲的劳作,我小时候总在想妈妈的头巾不论哪种颜色为什么中间总是白色的,长大了才知道原来是秋老虎的杰作。
      冬天,早晨的太阳也起得很迟,小时候家里没有煤烧,采暧主要靠骆驼、马、牛等大牲畜的粪便和野外生长的白刺。晚上睡觉前把土炕烧红能够维持一个晚上被窝里热乎乎的。天快亮的时候冷风已通过火炕的烟囱把热气全部都带走了,母亲怕我们冷,总是在每天天麻麻亮就起来了,在梦中我们总能听到母亲走出院门,从房子后面用铁簸箕揽骆驼羔蛋子的声音。火炉就放在土炕前五十公分的地方,呼呼的炉火能陪我们睡到天大亮,在我们的睡梦中母亲和父亲点上煤油灯边喝早茶边商量着一天的活计。等我们睁开眼睛时香喷喷的奶茶已经开了好几遍。
      母亲的一年就在这样的劳动中过去了,几十年的繁忙劳作使母亲腰弯了,头发白了,但母亲高兴的笑了,她看到她的孩子们走出了沙漠,在城市中安下了家,扎下了根。